网站首页 > 社会 正文

女子昂贵新包被护理店洗成七成新 索赔遭拒

   2019-08-13 09:31:16 作者: 来源:大发5分PK10

  葛小姐的父亲说,清洗后包底部的皮也被洗松脱了。 /晨报记者 张佳琪

  然而,对于葛小姐提出的赔偿诉求,商家、行业协会和市法律援助中心却给出了不同的答复。FENICE授权方上海皇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认为,按照行业惯例,由于手袋并没有功能性的损伤,护理店并不需要进行赔付,仅提供修复服务即可。

  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称:“衣物局部损伤,不影响正常穿、用,经营者应以修补为主,退还洗衣费并根据修补的情况给予洗衣费1至10倍赔偿。(皮衣清洗除外)。”

  市法律援助中心专家则认为:消费者可以按照实际造成的损失进行索赔。

  名包洗成了七成新

  葛小姐每次看到自己被洗旧的包包,都会非常生气。她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了,手袋还是被商家生生洗成了七成新。

  去年11月,去意大利旅游的葛小姐,买了一款价值人民币17900元的名牌包。买后,葛小姐对新包十分爱惜,轻易不舍得背在身上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在第二次使用的时候,葛小姐不小心将一坨奶油掉在了品牌包上。

  看着自己被奶油弄花了的爱包,葛小姐欲哭无泪。无奈之下,葛小姐只能将爱包送到工作单位附近的一家奢侈品皮具护理店FENICE进行护理。身为爱包人士,葛小姐深知护理过程可能会对包带来伤害,她对店员千叮咛万嘱咐:“一定只清洗污渍部分,其他部分不要清洗。”

  葛小姐说,她是在明确了店员只会帮助她清洗局部后,才放心将爱包留在店里的。离开FENICE皮具护理店后,她因为不放心,还再次和店员用微信确认了一次。

  然而,几天后,当葛小姐从店员手里拿回自己的爱包后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品牌包上的污渍不仅没有洗干净,包本身还被洗得一片花白。葛小姐说:“这个包明显被整体洗过了。”

  对此,葛小姐感到十分愤怒,她说:“我已经反复强调不要进行全包清洗了,结果还是被洗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  葛小姐随后将包送到该品牌指定的护理店进行鉴定,鉴定结果令葛小姐十分伤心。鉴定师告诉葛小姐,这个包目前只能算是七成新,有些部位皮质的损伤明显是经过剧烈使用才会出现的,即使修复,也无法修复成原来的样子了。

  面对被损伤的爱包,愤怒的葛小姐决心维权。

  商家赔付受质疑

  然而,葛小姐的维权之路却并不顺利。葛小姐告诉记者,无论她通过何种渠道联系商家,商家均只愿为她提供修复服务,对她提出的赔款要求置之不理。对于商家提供修复服务,葛小姐表示不能接受,她说:“我在这家店洗了一次,就将我的包洗成了七成新。这让我如何能继续相信这家店,允许它继续折腾我的包。而且,即使店家修复,也只能让包最多恢复到八九成新,我的包坏了还是坏了。”

  葛小姐要求店家出示明确的赔偿条款,并按照赔偿条款进行赔偿。

  然而,FENICE店铺的上级单位上海皇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却认为,葛小姐的要求实在是强人所难。

  上海皇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,按照行业内的常规做法,只要损失程度不影响手袋的使用,护理店是不会进行赔偿的,只会提供修复服务。

  该公司负责人援引了《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》中的第十二条规定:一、衣、物局部损伤,不影响正常穿、用,经营者应以修补为主,退还洗衣费并根据修补的情况给予洗衣费1至10倍赔偿。(皮衣清洗除外)。二、衣、物损坏、丧失穿、用功能及遗失应退还洗衣费并根据购衣原始凭证所标注的时间、价格实行折价赔偿。

  他说,按照《意见》中的规定,葛小姐包的损坏程度没有达到丧失穿、用功能的程度,且属于皮具。因此,护理店仅需提供修复服务,不需对损伤进行赔偿。

  该负责人还说,因为葛小姐的包皮质属于麂皮,其实这种皮质在洗涤过程中就是会折旧的,葛小姐的包发生折旧属于正常情况。另外,由于局部清洗会产生色差,FENICE实际上是不提供局部清洗服务的,是店员没有告知清楚,才引起了葛小姐的误会。

  对于商家的答复,12315工作人员持有不同意见,他们认为,根据《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》,葛小姐是可以根据修补的情况获得洗衣费1至10倍的赔偿。

  然而,葛小姐对店家和消保委的处理意见均不满意。她说,她的手袋已经属于奢侈品范畴,这次折旧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10倍洗衣费。她认为,在她可以获得赔偿金和实际损失之间,存在着巨大的差距。

  [律师观点]

  行业规定不具法律效力,消费者可起诉

  消费者该怎样做,才能保证自己在奢侈品皮具养护过程中一旦遇到问题,能够获得等价赔偿呢?根据《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》,和商家在洗染服务之前签订精洗服务合同是获得保价赔付的好办法。消费者可以和商家在洗护服务发生前,明确赔偿原则。然而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记者发现,由于护理店的不配合,通过事先签订精洗服务合同保证商品价值的方法,很难实现。FENICE店铺的店员明确告诉提出签订精洗服务合同的记者,该店中不提供这项服务。

  店员说:“我们只提供三联式收据,不签订任何其他形式的合同。”

  那么,FENICE店铺是如何保证消费者在售后服务中的权益呢?店员告诉记者,他们会在清洗之前明确告知可能发生的问题,让消费者在自愿的前提下,支付费用。

  然而,再三强调皮包不要全洗的葛小姐,明显不在被明确告知的范畴,毕竟,FENICE店员向其明确承诺过只会对皮包进行局部清理。那么,她的权益又该如何保护呢?难道只能被迫接受不等价的赔偿吗?

  市法律援助中心专家告诉记者,像葛小姐这种情况,可以向法院提出诉讼,要求商家按照其实际的损失进行赔偿。专家告诉记者:“葛小姐可向法院提供皮包损伤的第三方鉴定书,按照皮包损伤程度,要求商家弥补其实际损失。”

  那么,如果葛小姐要求的实际损失超出了《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》中规定的最高赔付金额10倍洗衣费怎么办呢?律师告诉记者,《上海洗染行业消费争议处理意见》仅是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颁布的行业规定,本身不具有法律效力,实际操作中,以法院判决为主。


更多精彩:
长红娱乐 https://www.ch8866.com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