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社会 正文

新业态倒逼出租车行业改革:份子钱实行协商制

   2019-07-12 02:51:56 作者: 来源:大发5分PK10

   面对互联网专车等新业态的冲击,传统巡游出租车的行业改革已刻不容缓。昨天交通部发布了《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,规定了“份子钱”施行协商制;特许经营权实行期限限制同时取消使用费等改革措施。

  “份子钱”施行协商制并公开

  “份子钱”诞生之初,原本是为了刺激司机的出车积极性:每月向公司缴纳固定的“任务钱”,多余的归司机所有。但另一方面,“份子钱”也将全部的市场风险转嫁给司机承担,而公司则旱涝保收。

  随着互联网专车等市场竞争对手的涌入,传统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减少,“份子钱”的压力逐渐变的更加沉重,以至于北京、上海等多地出现出租车司机离职潮。“很多人都是把车一交,改行了。”一位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对记者称。“份子钱”改革迫在眉睫。

  交通部此次发布的《意见》规定,将各地现有的由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确定承包费上限的做法,改为了多方协商确定承包费。《意见》称,“鼓励、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、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、工会组织平等协商,合理确定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,实行动态调整”。

  以北京为例,2000年时有关部门经过核算,将单班司机的“份子钱”定为每月每辆车5175元。这个标准持续至今,而这十多年来成品油价格已经涨了2-3倍。这对司机而言无疑是不合理的。

  而将“份子钱”的政府最高限价制改为多方协商制后,司机和工会在“份子钱”制定上将有更多话语权,司机的权益得到保障,积极性得到提升;“份子钱”实施动态调整后,出租车公司也被拉入到市场竞争环境中来,与司机共同承担市场风险,使传统巡游出租车市场由“一潭死水”变成“流动的水”。

 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黄少卿称,“份子钱”的组成部分中,除了税费、车辆等必要的成本,还有一块是公司对给司机提供的服务的收费,这一部分的收费水平很难判定是否合理。黄少卿建议可以改变份子钱的征收方式:“可以借鉴网络约租车的收费方式,以司机的实际收入为基准、按一定比例来收。”

  同时《意见》还规定,份子钱要“向社会公布,接受社会监督”。黄少卿称:“特许经营公司是准公共部门,必须向全社会负责,必须向全社会公布信息。”“份子钱”信息公开后,将更有利于社会各界对出租车公司进行监督,敦促公司提高效率、为司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。

  经营权实行期限限制

  取消有偿使用费

  在中国,传统出租车行业属于特许经营权行业,部分城市出租车存在经营权期限不明、历史上无序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、市场退出机制不健全等问题。

  例如,北京出租车行业中就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:出租车个体工商户。他们不用像出租车公司下属的司机那样每个月缴纳5175元的“份子钱”,运营收入除去油钱和维修费用就是纯利润。而且他们的经营权是无限期的,甚至可以转让给子女。北京出租车个体工商户的审批自2004年已全面停止,但已经获得经营权的这批司机仍采用老办法管理。这对那些只能给公司开出租车、每月交“份子钱”的司机们而言,无疑是一种不公。

  而此次交通部发布的《意见》规定,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。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,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。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,要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,减轻行业负担。现有未明确具体经营期限的,要合理确定期限,实现平稳过渡。

  “以往有地方政府将出租车特许经营权作为一种广开财源的渠道,以拍卖或是其他有偿使用的方式,”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黄少卿称,“但是这笔钱最后都会以使用成本的方式转嫁给消费者。”可见取消有偿使用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老百姓的用车成本。

  取消有偿使用后,新增的出租车经营权该如何分配呢?在没有价格导向后,如何分配才能保证公平公正?

  对此,《意见》规定,建立完善“以服务质量信誉为导向”的出租车经营权配置和管理制度。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解释给出的建议是:“行业协会定期可以对出租车企业进行考核,定期对外公开公布,行业协会在评定时可以吸纳大众的评价,把老百姓的感受纳入进来。”

  实行政府定价或市场调节价

  《意见》称,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对巡游出租车运价实行政府定价或市场调节价,以更好的发挥价格调节的作用。

  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称,实施市场调节价,有利于促进市场竞争,也有利于拉开市场服务层次。

  但有专家认为,如果实行市场调节价,定价权下放给企业的话,有可能出现整个出租车行业的定价偏高。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黄少卿称,研究表明,出租车行业属于价格弹性偏低的行业,消费者对于运价变化不敏感,提高价格不会大幅减少需求。“如果由出租车公司来定价的话,它们都会定高价钱。”黄少卿称。

  而深圳大学运输经济专业教授韩彪则认为,出租车价格不能太低,否则会让大多数人摒弃公共交通转而打车,以至于加重道路交通的拥堵。“中国城市的道路交通资源是有限的,不足以支撑大多数人选择个性化出行方式。”韩彪称。 (记者 李春晖)
更多精彩:
固安依云墅在什么位置房价多少钱一平米-网卓新闻网 https://www.5zhuo.com/fangchan/26750.html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