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旅游 正文

马里遇袭受伤战士:亮亮是个好兵 我会返回马里

   2020-02-14 12:30:53 作者: 来源:大发5分PK10

  央视新闻客户端6月13日消息,从马里加奥的维和营区到吉林长春的住院病房,跨越11个国家,行程1万多公里,杨占成随中国军队工作组回到祖国。他的头上仍然缠着绷带,目前正在解放军208医院神经外科接受治疗。

杨占成,31岁,河南漯河人,陆军第16集团军某工兵团战士,上士军衔,是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第二梯队工兵分队战士,5月25日启程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,然而到达马里加奥的维和营区仅仅5天后,意外就发生了。

  杨占成,31岁,河南漯河人,陆军第16集团军某工兵团战士,上士军衔,是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部队第二梯队工兵分队战士,5月25日启程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,然而到达马里加奥的维和营区仅仅5天后,意外就发生了。

  杨占成:事发时正在进行谈心会

  记者:那时候你在干吗?

  杨占成:当时马里时间应该是晚上的20点50分左右,我和我们的中队战友都在三班,大队政委和我们在谈心。首长考虑到刚到达任务区,怕有人不适应,了解具体情况,针对一些可能会有问题的同志再进一步了解。

  记者:当天一切都很正常是吗?

  杨占成:非常正常。

  当天,在营区哨岗值班的是与杨占成同班的战友申亮亮和司崇昶,当地时间5月31日晚20点50分左右,对讲机发出的报告打断了正在进行的谈心会。

  杨占成:对讲机里面报告说是有车辆闯入营区。

  记者:对讲机里传出的是申亮亮的声音吗?

  杨占成:是。

  记者:他说了什么?

  杨占成:他说的应该是值班室,值班室,有车辆闯入营区,有车辆闯入营区。

  记者: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  杨占成: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有危险来了,因为通过他对讲机里面的报告我们就能听出来,声音特别坚定,特别急促。

  记者:特别着急是吗?

  杨占成:也不是着急,就是语速快吧,但是我们都能听得清楚,特别坚定,肯定是有危险来了。

  杨占成:爆炸发生时站在武器库门口

  监控视频显示,20时50分54秒,恐怖袭击车辆撞上防护墙前翻落地,并迅即燃烧起来。20时51分29秒,爆炸发生。受爆炸冲击,监控视频骤然中断。

  记者:当时你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上吗?

  杨占成:当时我就在武器库的门口,刚一打开门,爆炸就发生了。我看到特别亮的光,传来特别响的声音,手边的房子就塌了。塌了之后,我眼睛瞬间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  杨占成:爆炸发生后 申亮亮整晚都没有再出现

  爆炸发生瞬间,巨大的冲击波和无数碎片摧毁了工兵分队大部分营房和装备,杨占成头部受伤流血,申亮亮和司崇昶所在的二号哨岗则被完全炸毁。申亮亮牺牲,司崇昶重伤。
对话马里遇袭受伤战士:亮亮是个好兵,我一定会再返回马里

  记者: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战友亮亮已经牺牲了的?

  杨占成:我得到的确切消息是第二天早上,但是当天晚上我已经预感到,可能会是这样的情况。因为我们受伤以后被大队首长安排在安全屋,然后对讲机里面,我们大队长一直在指挥,能听到第一时间就把一名哨兵司崇昶从哨位抢救下来。

  记者:是和亮亮当时一起治病的那个哨兵,说抢救下来了,你知道了?

  杨占成:对,抢救完回来之后,我们一起接受治疗。当时他伤得特别严重。正常情况下,如果说是亮亮还在,一定会送到我们那个位置。

  记者:但是整晚亮亮都没有出现。

  杨占成:他当时在第一时间已经被找到了,我们大队长在对讲机里面指挥,我能听得到,说申亮亮同志已经被找到,但是没有送到我们的位置。他是和司崇昶一起被发现的,但是司崇昶是重伤,亮亮就没有抬到我们那个位置。因为如果正常的情况,他肯定会在我们那,他离爆炸地点特别特别近,我就预感到可能会……

  记者:当时心里有没有抱着一线希望,也许他能活?

  杨占成:有,我在想,他可能会被找到了,可能会在其他的地方进行抢救,可能会,我一直都这样告诉自己,他肯定会在其他的地方进行抢救。

  杨占成:爆炸发生时 再过5-10分钟 申亮亮就要换岗了

  第二天,杨占成被送往中国维和二级医院接受治疗,在他逃过一劫的地方,留下了一个深1.2米、最大处直径12米、最小处4米的深坑。据专家估算,这次爆炸产生了相当于500到600公斤TNT炸药的能量。在距这个深坑17米的不远处,申亮亮被确认牺牲。“基地”组织北非分支“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”6月1日通过网络发布消息,宣称制造了这起袭击事件。
对话马里遇袭受伤战士:亮亮是个好兵,我一定会再返回马里

  记者:谁告诉你他牺牲的消息的?

  杨占成:事发时是8点50分,按照计划,再有10分钟,或者5分钟,亮亮执勤的时间就到了。

  记者:这个消息对你最大的触动是什么?

  杨占成:生命真的太脆弱了,刚刚我们还在一起,现在就……

  申亮亮,29岁,河南温县人,陆军第16集团军某工兵团战士,上士军衔,作为第一梯队工兵分队战士,申亮亮比杨占成提前一周到达马里加奥。恐怖袭击,让他原本为期1年的维和任务在第11天画上了句号。

  记者:你们两个人平时关系走得近吗?

  杨占成:我们关系挺好的,一个班的又是老乡,交往会比较多。我们都是普通家庭,父母都是农民,条件都不是特别好。把自己省吃俭用的一些钱,节省下来的东西,给家里面做补贴。

  记者:想他的时候会想起什么呀?

  杨占成:想起他对我,就是平常的一些笑容,帮助,那种提醒,因为他是作为第一梯队赶到马里去执行任务,我们是第二批,之前也没有去过,有些情况需要向他进行了解,他都是非常热心地告诉我。那边的天特别热,会缺水,他告诉我们带一些装水的大杯子。我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,什么也没有,亮亮他就把自己的东西分给我一半。

  杨占成:申亮亮本来打算回国后结婚

  在部队11年,申亮亮积极钻研业务知识,能操纵多种机械、车辆,刻苦训练军事本领,凭着过硬的政治素养和专业素质,很快就成为共产党员,还两次被评为“优秀士兵”。这是他第三次申请去维和,前两次因为身体原因,他没有被选上。为了这次参加维和,他悄悄买来一个15斤重的隐型铁板夹在身上,为的就是练习耐力,最后以优秀的成绩顺利通过选拔。
杨占成:他对自己的要求也特别高。比如我们下午练体能,体能之后其他人就会做一些放松活动,他没有,他还在坚持训练。他前两次没有能够如愿,他就想这次证明自己。

  杨占成:他对自己的要求也特别高。比如我们下午练体能,体能之后其他人就会做一些放松活动,他没有,他还在坚持训练。他前两次没有能够如愿,他就想这次证明自己。

  记者:他想用这样方式证明自己是个好战士?

  杨占成:对,是一个好兵。我们之前说了,执行维和任务,就是在一起,共同执行好任务,最后大家一起平平安安地凯旋,然后向人民,向祖国,交上合格的答卷。他回来之后应该就会结婚。

  记者:你是怎么知道的?

  杨占成:因为他跟我讲过他有结婚的打算,就是等任务一结束,回来之后就结婚。

  6月9日下午,申亮亮的灵柩搭乘中国军方专机返回祖国,现场以中央军委的名义举行隆重而简短的仪式迎接英雄回家。杨占成同机回国。从马里加奥到中国长春,这最后一万多公里的路程,杨占成陪着申亮亮一起走过。

  记者:这几天会想到亮亮吗?
杨占成:会。

  杨占成:会。

  记者:会想起什么?

  杨占成:一想起亮亮,心里面就会感觉特别多的不舍,特别难受。但是他是我们的骄傲,是我们集团军的骄傲。我们工兵团,还有我们维和大队永远都不会忘记他,我相信咱们祖国人民也不会忘记他。

  杨占成:戴钢盔拍照告诉妻子“我们这边没事挺好的”

  回国当天,杨占成被送往解放军208医院作进一步检查和治疗,妻子和两岁四个月的女儿陪伴在旁,从事发到亲眼见到杨占成,这10天,妻子悬着的心一直放不下。
对话马里遇袭受伤战士:亮亮是个好兵,我一定会再返回马里

  记者:她知道当天发生的事情吗?

  杨占成:当时她不知道,然后我也没告诉她,后来我一想,因为她是年轻人,也上网,我感觉她应该能看到这个消息。后来我就告诉她,我们这边没事挺好的,如果什么情况的话可能都是骗人的。

  记者:你是通过什么跟她说的?电话吗?

  杨占成:微信。

  记者:在爆炸发生的当天?

  杨占成:不是 ,过去第三天吧,当时是在医院的时候。我和现在是一样的,也是头上在包扎,当时还流血,我用打字的方式告诉她我现在挺好,但是她不相信。

  记者:她让你拍张照片是吗?

  杨占成:对,她让我拍张照片,或者视频什么的,当时我就没有同意,我感觉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的话,她肯定会特别担心。后来我就想,我怎么样才能满足她这个要求。我就戴了一个钢盔,拍照给她看。

  记者:你把你的伤藏起来了?

  杨占成:对。

  记者:就像你当时把马里的危险藏起来一样

  杨占成:对。

  记者:她信了吗?

  杨占成:她信了,然后之后她在电视上又看到我的名字,又联系我,说我骗她。我说我没事没事,真的没事挺好的。我不能跟她说,我怕她更担心。

  杨占成:有幸参加马里维和任务是我最大的骄傲

  不让家人担心,似乎成为这些走出国门的维和战士的共识。申亮亮生前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如此。战乱、高温、疟疾、风沙,充满着死亡威胁的马里,并没有阻挡战士们赴马里维和的热情。选拔训练时手上留下的疤痕见证了杨占成赴马里的决心。

  记者:怎么留下的?

  杨占成:就是拿枪,一直在爬。每个人都是拼命去练,要走上战场。

  记者:在你心里,能够参加维和意味着什么?

  杨占成:我认为这是我最大的骄傲。我当兵十年,如果说不把握住这次机会去维和,可能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

  记者:为什么那么重要呢?

  杨占成:因为我觉得吧,就是作为一名军人,是祖国、老百姓、人民养育了我,在马里执行维和任务,是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,如果能有幸冲在最前面的话,是我们一生最大的荣誉。牺牲自己,在所不惜。

  记者:你们报名的时候,就能想到牺牲这两个字吗?

  杨占成:对,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到了,每一个人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。

  杨占成:接受治疗后会回去 马里还有我的兄弟

  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共395人,除了申亮亮所在的155人的工兵分队之外,还有一支170人的警卫分队和一支70人的医疗分队。

  就在这次袭击的两天前,5月29日,马里稳定团一支车队在马里中部城市塞瓦雷附近遭到伏击,造成5人死亡、1人重伤。当天正是国际维和人员日。

  记者:你听到这样的新闻之后是什么反应?

  杨占成:当时我觉得中国代表和平,他们应该不会针对我们袭击,当时虽然听到这样的消息,我们所有人并没有畏惧,只是尽可能做好安全防范。

  记者:我记得好像有士兵回来描述过,在你们维和医院有很大的集装箱,是用作停尸房的,你有见过吗?

  杨占成:见过,就在中国二级医院门口处。

  记者:你看它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

  杨占成:这个东西我也不希望咱们中国军人能够用上,我也不希望联合国其他部队能够用上。

  原本在马里一年的维和任务执行了仅5天就被迫中断,目前杨占成在长春养伤,伤势平稳。对于伤愈后的去向,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。

  杨占成:我可能在国内会接受一些其他方面的进一步的治疗,之后我会再返回马里。

  记者:有没有可能不回去?

  杨占成:应该可以,但是我不可能不回去,必须回去。任务就是组织对我的信任,我们集团军选择了我,让我去执行维和任务,我不可能在刚刚执行5天后,就因为自己受伤回国治疗就放弃。伤情好了以后,我会第一时间回去,因为马里现在还有我的兄弟。


更多精彩:
福州婚姻调查 http://www.fzsijiazt.com/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