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慕网 > 小说 > 推荐阅读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

推荐阅读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
2020-06-29 20:39:55   

这里推荐阅读《》,提供晏千寻司靳棠章节目录,情节非常吸引人,人物真实生动,情感细腻,快来看看吧!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喊他的名字,但她确实做噩梦了,她梦见她没能从酒店里逃出来。

《少夫人每天都在闹离婚》精选:

顾想清醒过来的时候,司靳棠就守在床边。

见她醒了,微笑:“你醒了?”

顾想心里一个颤栗,把自己的手从他手掌里抽离。

对于她眼中刚刚闪过的惧意,司靳棠不是很明白。

他不会看错的,那就是惧意,她似乎在怕他。

可是,晏千寻为什么会怕他?

他没有表现出来,看着她道:“你一直在喊我的名字,好像是做了什么噩梦,所以……”

他看了一眼自己手的位置,仿佛在说,明明是你自己拉的我手。

顾想瞥开视线,抿着唇没说话。

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喊他的名字,但她确实做噩梦了,她梦见她没能从酒店里逃出来。

而现在,她只是一时还无法接受过去的自己就这么消失了而已。

“我见到苏月了。”顾想转过头,看他。

很可惜他的表情毫无变化,至少她看不出来。

司靳棠:“是吗?别放在心上,那只是个意外。”

“哦,我没放心上。”顾想淡淡地接道。

“……”

司靳棠不经意间的笑,让人觉得有那么些冷意。

真不愧是晏千寻。

顾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是故意在噎他,只是下意识地就那么说了。

她没放心上,继续说道:“她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你喜欢她吗?”

“除了你,我不会喜欢其他女人。”

顾想盯着他的眼睛,仿佛想将他看穿。

他是那么的真诚。

她很难受,心里像是被刀剐了一般。

毕竟对她来说,昨天的顾想还深爱着司靳棠。

在一切幻灭之后,又要亲耳听着他对晏千寻的告白,好残忍……

“怎么了?”

顾想擦掉眼泪,笑了一下:“没有,太感动了。”

“饿了吧?我去叫兰姐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司靳棠离开房间后,顾想下了床,她打开落地窗,外面天都已经黑了。

夜晚的凉风吹得她清醒了许多。

她醒了。

她从司靳棠给她织的那个梦里醒过来了。

她记得失去意识前,自己承受了很大的撞击,她是倒在血泊中的。

那样的情况下,大概率是活不了了。

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,让她做为晏千寻重新开始,那她就不能再在那个虚无缥缈的梦里蹉跎下去。

就让“顾想”带着对司靳棠的爱与恨一起消失。

从今天起,她不再是顾想,她是晏千寻。

·

“少爷,您不用在这等的,等做好了我送上去就行。”兰姐看了一眼靠在厨房门上的自家少爷,道了一声。

主要是少爷就这么靠着,既不说话,也没在做什么,看起来好像在发呆,又好像不是。

“没事,不用管我。”司靳棠望着自己卧室方向。

从厨房这个位置看出去,能看到他卧室的阳台。

与其在房里和那个女人虚与委蛇,还不如在这等着。

只是……

他有些在意。

这次醒后,晏千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

不客气地说,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,她晏千寻是鼎鼎有名,快和他司靳棠齐名了。

晏明达的宠爱,让她变得无法无天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嚣张跋扈,欺凌弱小,小小年纪就浓妆艳抹大波浪,喝酒抽烟样样在行。

下午在医院,进入那间病房后他意外了一下。

他鲜少见到她不施粉黛的模样,他也以为她的头发本来就是卷的。

原来并不是。

她的头发又长又直,褪去了浓妆后也让人觉得没那么有攻击性了,仿佛像另一个人。

而那样的晏千寻,竟意外地有些顺眼。

不过,等她好了,就会变回去吧。

“兰姐,她真是来找我的?”

她不可能不知道那个时间点他还在公司。

兰姐背对着他看火,答道:“好像不是……说来也奇怪,少夫人突然跑回司家来,问夫人认不认识一个叫顾想的女孩子。”

“顾想?”司靳棠忽地皱起眉头来。

“怎么,少爷认识?”兰姐转头看了一眼。

怎么说呢,少爷的表情也挺奇怪的。

“顾想……”司靳棠又念了一遍,却更狐疑了,“不认识。不过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”

他的记性非常好,就算不是过目不忘,也不至于记不起一个人来,这点非常奇怪。

更奇怪的是,当他念到这个名字时,心脏会莫名地跳得很强烈。

顾想是谁,晏千寻又为什么要找顾想?

兰姐笑了笑说:“是个很寻常的名字呢,少爷记性好,兴许是公司里的职员。”

“大概吧。”他没有放在心上。

反正,如果是她要找的人,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些蛛丝马迹。

“哎呀少爷!那是少夫人吗!”兰姐忽然指着外头叫道。

司靳棠顺着看过去,晏千寻忽然爬过栏杆!

司靳棠脸色微变,快步走向院子。

“晏千寻!”

当他来到底下时,晏千寻已经坐在了栏杆上,双手放在两旁,赤足交叉。

皎洁的月光下,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睡裙的晏千寻微微仰着脑袋,像是在看月亮,她的长发披散着,被晚风吹起几缕。

司靳棠一时看得呆愣住。

那……真的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晏千寻?

听到喊声,千寻低下头,看着站在院子里的那个男人,微微一笑:“司靳棠。”

不知为何,听到这道轻轻的喊声,及对上她那复杂的眼神,司靳棠的心脏莫名地强烈一震。

今天自己是怎么了?

而她又怎么会那样喊他,怎么会露出……那样柔和的眼神来?

“快回去,太危险了。”他说道。

“才二楼,就算摔下去,顶多摔断腿罢了,”千寻看了看地面,又看了看他,“不过,你会接住我吗?”

“会的。”

千寻只是微微笑,没说什么。

她也不想知道他的话有几分真有几分假。

“你坐在那别动,等我。”

千寻并不是听了他的话才没动,她本来就没想做什么,只是想坐在这里吹吹风,看看月亮,思考一下人生罢了。

司靳棠想上来便上来罢,与她何干。

没一会儿,司靳棠就来到她身后,一只手递到她身旁:“下来。”

千寻侧头就看到他的脸。

大概是前世太了解他,她都能看出他的呼吸比刚才急促了几分。

他是小跑过来的?

她没理他,把脸转了回去,嘴角勾了勾:“司靳棠,我死过一回了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?”

千寻的话戛然而止,她忽然又转回去,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司靳棠。

怎么回事?

刚刚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一个画面,在那个很长很长的梦里,让晏家家破人亡的人不是别人,竟然是……司靳棠???


教育机构管理系统 https://www.xiaobaoonline.com/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