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慕网 > 小说 > 贪心小说长佩

贪心小说长佩
2020-06-29 20:14:34   

戚江渚夏隽小说的名字是《》,这里提供贪心小说,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!夏隽跟着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走了,并不需要他这个亲生父亲。这着实让他大受打击,而让他在魏辛乐面前承认这一点是另一个巨大的难题,他无法做到,只好编织出谎言。

《贪心》精选:

校外打架事件过后,卫杰下课就喜欢往夏隽这边凑。在此之前他们之间是有距离感的,卫杰在内心深处觉得学霸夏隽和他不是一路人,结果经此一役,他彻底打破了这个目光短浅的看法,要以发展的观点来看问题。有一个学霸的朋友多好啊,全科天才,无论是抄哪门作业,都保管你满意,再也不用抄作业也要集齐七龙珠一样难。卫杰和夏隽的友谊不可思议地升温了,这一点让痊愈归校的戚燃跌破眼镜。

这两个战友顺便还一块被罚打扫年纪卫生一个月。他们两个也算做了个好事,解放了其他班值日生的双手——

整个高二的走廊,南文科北理科,全部属于他们两个。

任务艰巨,需要帮手,卫杰迅速把视线放在了活蹦乱跳的戚燃身上。

“别指望能拉着我跟你们一块打扫卫生。”戚燃信誓旦旦地拒绝道,“我这么叛逆,不可能打扫卫生的。”

话是这么说,等到放学之后,戚燃认命地拎着水桶去洗手间打水去了。

最近的天气很好,那场大雨之后都是晴天,也没什么风,坏处就在于天太热了。夏隽把走廊里的窗户都打开了还是热。卫杰拖了一截地就热得冒汗,靠在窗户边偷懒。等他回过神来,夏隽已经把他落出去很远了,他看着手机上的消息,喜上眉梢,也顾不上打扫卫生的事儿。

他拿着手机几步凑到夏隽跟前,说道:“诶!你快看看这个。”

“别踩到了。”夏隽仔细地把拖把挪开一点,这才顺着卫杰的手指看向手机上不断循环的那个视频。

视频里茅飞满脸涨红,站在主席台上拿着麦克风说道:“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和幼稚。我以后不会再犯了,请老师和同学们监督!”

卫杰有一个要好的初中同学在隔壁十三中读书,和茅飞是同学。茅飞因为打架被勒令停课三天的事情,他们就是在这个初中同学这里得知的,算起来今天已经到了停课的期限。茅飞回到学校在全校师生面前读道歉信。

“我得把这段视频珍藏起来,真是看一次就想笑一次。”卫杰挑着眉,又问道,“要不要我传你一份?”

他张了张嘴,想和卫杰说,他其实在意的不是茅飞说的那些话,但他清楚卫杰是因为想给他撑腰才会和茅飞打架。他希望有可以真诚对待的朋友,不想否定朋友的好意。于是他只是沉默着摇了摇头。

卫杰倒是有些摸清了夏隽的性子,收起了手机,忽然感慨道,“不过夏隽你哥哥真的好酷啊!”

他不是我哥哥……这话夏隽没能说出口。事实就是这样的,没什么说不出口的,可是戚江渚对他说,他可以把他当作哥哥。夏隽心里天人交战,另一个忽然又跳起来反驳道:当作就是真的了吗?

夏隽还在纠结是真是假,但卫杰的感慨已经转了个弯,他又换成了另外一个话题。夏隽紧赶慢赶还是没跟上,只好把沉默进行到底,卫杰没法体会他的纠结只当他是习惯性的寡言少语,并没有在意。

“你们还在?”

夏隽抬起头,看到林洛童锁好十班的门走了过来,她站在夏隽面前问道:“还有多少没做完,需要帮忙吗?”

高二学年的整个走廊,夏隽和卫杰一人二分之一,戚燃负责打水,分工明确,只剩下一个班的部分没拖完。

他如实说道:“快做完了,没事的。”

林洛童背着手,微微翘起脚往他身后看了看,发现确实没什么需要她做的。她顿了顿,脚跟落下忽然问道:“你……周六还去吗?”

卫杰听出了其中的暧昧,他偷偷用手肘碰夏隽的后背,小声地问道:“什么周六什么周六啊?”

刚开始夏隽懵了一下,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周六,停顿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,应该在说他周末时候火锅店的兼职。

虽然他不明白林洛童问这个的用意,还是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
得到了确定的答案,林洛童挺开心地笑了笑,轻快地晃了下转身走了,走了两步回过头笑着说道:“那周六见,拜拜。”

夏隽收拾好了拖把,他回过头把黑板擦干净了,卫杰还拎着扫帚站在门口张望,看到夏隽忽然长吁短叹地说道:“羡慕。”

戚燃把水桶里的脏水倒干净,回教室的时候踢了门神卫杰一脚,一脚还觉得不解气。

卫杰武艺高强,闪身一躲,又接着说道:“羡慕,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滋味啊?”

夏隽对这话题不感兴趣。

戚燃还来不及嗤之以鼻,卫杰脑袋忽然被拍了一下。他愤怒地回头,在看到教导主任沉着的脸之后,那些愤怒瞬间烟消云散,“恋爱是什么滋味你可能不能领悟,但我倒是可以先让你尝尝再罚打扫卫生一个月是什么滋味。”

“你这是体罚学生!”

“两个月。”教导主任哼声道。

卫杰不敢叫板了,生怕再成了三个月,他一脸郁闷。夏隽没忍住站在讲台上看着卫杰乐,被教导主任抓了个正着——

他不如戚燃,做不到瞬间变脸。

结果是他和卫杰一样,被教导主任一并连坐了。

事后,夏执鸣给班主任打过一通电话,想要沟通夏隽和茅飞的事情,但没想到班主任告诉他,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。茅飞在学校论坛主动删帖道歉,表示自己发布帖子内的全部内容纯属造谣,里面所谓的主人公x是根本不存在的。在他和夏隽、卫杰的打架事件上,他早在一个月前在学校附近的网吧和夏隽有过摩擦,这次只是伺机报复、恶意编造。

夏执鸣松了口气,对班主任连连感谢,“我这个家长做得很失败……”

年轻的女老师对夏执鸣实在没什么办法,她不知道夏执鸣究竟能听进去多少,但她仍旧要说:“希望夏隽家长以后可以尽量配合我们的工作。现在夏隽高二,正是要紧的时候,这个时候转学过来其实不太合适,家长更要多用心才行。就算是他成绩好,家长也不要因此懈怠。有些觉得小的事也许就关乎他的一生,不仅仅是学习上的。您能明白吗?”

他挂断了电话,从阳台上走下来。

客厅里坐着看电视的魏辛乐看了他一眼,眼神里带着点探究。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通电话夏执鸣要避开她到阳台里去接。

“是夏隽的班主任。”夏执鸣解释道。

夏隽跟着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走了,并不需要他这个亲生父亲。这着实让他大受打击,而让他在魏辛乐面前承认这一点是另一个巨大的难题,他无法做到,只好编织出谎言——

他和魏辛乐说夏隽去了朋友家暂住。

魏辛乐对这个理由不太在意,夏隽在与不在都没什么关系,而且不在是更好的。

“你不用收拾点衣服给夏隽送过去吗?他衣服还够换着穿吗?”魏辛乐随口说道。

她没想到夏执鸣忽然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。”

他有了和夏隽见面的理由。

夏执鸣说着跑上楼去收拾夏隽的衣服去了,她愣了一下,收回视线随他去了。夏执鸣下楼的时候给夏隽发了短信,问他现在在哪儿?

这条短信夏隽没看到。

他进了火锅店就忙得没有多余的时间看手机,周末的晚上下了班,店长把这周的工资帮他结算了。

夏隽的钱都放在背包最里面的口袋里,现在已经攒出来一小沓。他的银行卡都是夏执鸣帮他办的,每一笔支出和收入夏执鸣都会知道,所以夏隽尽可能都不会去动那些卡片。

现在他的钱足够了,可以给戚江渚买一个生日礼物。

还好,赶上了。

他慢腾腾地沿着路边走,出奇地轻松。他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,是戚燃的短信。

“我哥要我问你,你几点回家?”

夏隽停下来,回复道:“很快,要到公交站了。”

戚燃的消息回复的很好,这次是一条语音。

他点开来听,却发现是戚江渚的声音,“回家之前在楼下的超市买两瓶酸奶,回来哥给你报销。”

语音消息的声音比戚江渚平时的声音要低沉一些,夏隽调大了音量又反复听了两遍。

手机屏蔽黑掉了,他才错愕地察觉到自己的莫名其妙,但来不及深想,他快速回复了消息,问道:“哥,要什么牌子的酸奶?”

等待回复消息的功夫,他这才看到了夏执鸣的消息。他抿了一下嘴唇,攥着手机回复了夏执鸣。

他们约在附近的小公园见面。

夏执鸣是开车过来的,他远远看到夏隽背着书包坐在长椅上。夏隽也注意到了他,走了过来。

夏执鸣把放在后座的背包递给他,半晌艰难地说道:“给你拿了几件衣服过来。”

他在打开夏隽衣柜的时候才发现,夏隽的衣服和东西只占据了衣柜的一小部分。他接夏隽到江州已经快三个月了,但夏隽的房间却还是空荡荡的,角落里堆满了他每次出差回来给夏隽带的东西,有的包装也没拆过。

他没带着夏隽去逛过商场,也没给他添过衣服,不知道他缺什么、喜欢什么。

一个背包就可以把夏隽的东西都装走,这根本就不像个家。

他想说点什么,但夏隽却先开口说道:“我想搬出去住,离学校近一点,下学期我想在学校上晚自习。”

夏执鸣忽然被堵住了,夏隽想要住在朋友家,那也仅仅是暂住,但他没说,他说的是想要搬出去。

等到夏隽高中毕业,再之后他会读大学更不会住在家里,因为家里还有魏辛乐和他们的小儿子。毕业之后,也许夏隽会远离江州。他们父子仅有的可以在一起的日子只有这么一小段,夏隽现在要舍弃。

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,却仍然只字未提想要夏隽回家的事情,他心里还横着魏辛乐和他的小儿子。

到最后夏隽要走了,夏执鸣想要送他。

夏隽拒绝道:“前面就有公交站,我坐公交回去。”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