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慕网 > 小说 > 夏韵杜晟免费阅读

夏韵杜晟免费阅读
2020-06-29 20:05:18   

主角是夏韵杜晟的小说《》正在火热连载,想看免费阅读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!夏韵口干舌燥,喝了口水。又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,前方是与天空对称的青海湖。

《替嫁娇妻霸道总裁宠上瘾》精选:

夏韵口干舌燥,喝了口水。

又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,前方是与天空对称的青海湖。

湖面像一匹无边无际蓝色的锦缎,夏韵从背包里掏出相机,和折叠的板凳,坐到湖边。

空气都是清新的,心旷神怡。

夏韵拍了几张照,打算暂时找个落脚的地方。

从景区出来,往南走有一家客栈。

老板是个地地道道的西宁人,他普通话说的很标准,夏韵进去的时候,他正与游客闲聊着。

正是吃饭的时间,从桌上看过来一对男女。

夏韵敲了敲吧台,老板从那群人中走过来。

"住宿吗?"

"恩。"

"一百一天,押金三百。"

夏韵点头,说:"看看环境。"

一楼的人已经住满了,住惯了万丈高楼的人,出来旅游会很喜欢这种与地平线零距离的感觉。

二楼有很多空房间,这里的格局几乎都是一样的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夏韵随意选了一间房,把行李箱搬进去。

实际上不管这里的环境多造,她开了这么久的车,一直没吃什么东西,早已经没了力气。哪怕这里的环境差到极点,她也不愿意在出去找地方住。

老板人还不错,送了夏韵一壶热水。

天黑的时候,夏韵趴在窗前,能看见一楼的狂欢。

男男女女扭动腰摆,沉醉迷离。

酒气冲天,哪怕是远离了喧嚣,依然改不掉形成的习惯。

夏韵眯着眼睛,注意到这群人中的一个男人。

他目光放肆的在一个女人身上来回扫视,赤裸裸的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。

夏韵注意到,那个女人并不是白天低头与他一起说悄悄话的那个。

旅途中有很多男女,只为了欢yu,凑到一起。

旅途结束,这段缘分也意味着终止。

没有人会留联系方式那种东西,或许有,但更多人会选择分离。

夏韵手托腮,看着下面舞动的一群人。

站在最中央的女人似乎喝了点酒,脸色红润,神情难辨。

她眼睛很漂亮,是这群女人中长相最出色的一个。

夏韵注意到那个最开始她看见的男人,一步步接近那个女人,手不规矩的放在不该放的位置上,凑近女人耳边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那个女人,没有拒绝。

这种暗示更像是一种鼓舞,男人大着胆子搂着女人的腰肢,两人说说笑笑,走进客栈。

夏韵目光寻找那个男人的女伴,却发现不知所踪。

每个人的旅途都不一样,她想。

晚上的气温与白天有很大差别,夏韵缩在被褥中,依旧不觉得暖和。

外面有人敲门,夏韵本来不想理会。

直到外面的人冲里面喊:"姑娘,要热水吗?"

"进来。"

是老板拎着热水壶,小心翼翼的搁到门口,却没有进来。

他眼睛还算规矩,半低着头,好心劝告:"晚上睡觉还是锁着点门,不安全。"

夏韵领了他的好意,穿拖鞋下地,把门锁上了。

后半夜外面有声响,动静还挺多。

但夏韵今天太累了,她只是翻了个身,并没有被外面的动静惊醒。

……

一夜好梦。

夏韵这一觉睡得无比畅快,她暂时没有打算出去的想法,决定在这家客栈住上几天。

吃早饭的时候,夏韵又见到了那对男女。

男人目光时不时扫过周围,似乎在寻找下一个猎物。

而女人,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自知,依旧专心致志吃着手里的东西。

夏韵吃的不多,她把筷子放下,去门口抽烟。

很快有人跟出来,是那个女人。

她与夏韵蹲成一排,问:"来旅游?"

"恩。"

"一个人?"

"恩。"

看出她不爱说话,女人笑了笑:"我就住你楼上,你挺安静的。"

夏韵看向她,不语。

"我没有跟踪你,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?"女人笑容更深了,像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,"我只是听老板说,二楼住204的女人,长得很好看。"

夏韵收回视线,问:"你叫什么?"

"白鹭。"

"一行白鹭上青天?"

"对。"

夏韵笑了,"真有诗意。"

"大家都这么说。"

顿了顿,白鹭问:"看你的样子应该不大,有二十五吗?"

"二十六了。"

"那你挺年轻。"

"恩。"

"我二十七,比你大一岁。"

一来二去,夏韵对身旁的女人有个大概的了解。

难怪男人只是避开了白鹭,并没有中规中矩,原来他们只是半路结伴,一直走到现在。

旅途中,这种事并不少见。

夏韵也只是了然的点头,便没了多余的反应。

白鹭站起身,拍拍腿上的灰、

"你这人挺有意思的。"

白鹭去青海湖附近玩了一天,回来的路上,看见个男人。

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男人的面孔,身旁刘稚凑到她耳边,小声问:"看上了?"

白鹭摇头,收回视线。

"还挺帅。"

她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能被刘稚听见。

刘稚撇撇嘴,没多说什么。

白鹭与刘稚打道回府,刘稚手臂勾着白鹭的腰肢,一双眼睛四处扫视周围的女人,嘴角挂着邪气的笑容。

"今晚去我那?"

白鹭正想着怎么拒绝,身后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,像悠扬的大提琴。

"打听点事儿。"

刘稚不耐烦的回过头,怔了怔。

他在男人中算身高腿长的,可站在眼前的男人面前,却莫名被他身上的气势碾压,显得低人一等。

"你要打听什么事儿?"

白鹭挡在刘稚前面,出声问道。

"这个地方,是哪儿?"

男人抬起手臂,他手机屏幕亮着光,在太阳下看得并不是很清晟。

白鹭尴尬的看了半天,也没看清照片上到底是什么。

她大着胆子凑到男人面前,低头,伸手遮住些许光线。这种距离,她能清晰闻到来自他身上的檀木香,和风尘仆仆的气息。

白鹭微微红了脸,凝神看过去。

"你找她?"

"你认识?"

"不算认识,说过几句话。"

"她在哪儿?"

白鹭还没来得及说话,身后刘稚不满的把她推到一边,大咧咧的说:"我们凭什么告诉你啊?"

"刘稚,你让开。"

"让什么让啊?"刘稚瞪着她,"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。"

白鹭气红了眼,怒视他:"我想怎么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管我什么心?"

"你还来劲儿了是吧?"

热点推荐
今日点击排行